27 July 2010

08 July 2010

广场

昨晚骑车去崇文门,路过天安门,恰逢降旗仪式。我一个人慢悠悠骑过天安门正中间,国旗和战士们就在右手边,栏杆敞开着,几步之遥。如果一拐弯往他们骑去,会怎样?他们刷地面向北边敬礼,我竟闪避不及,生生受了这些军礼,还有无数的闪光灯。感觉此刻的广场有股子奇特的气场,让人肃然起敬,很想下车注视国旗降下,又怕埋伏在墙角旮旯的狙击手把我给做了。只能骑出好远还频频回头,看那一脸肃穆的国旗……班。

晚上从东往西骑回家的时候,天安门城楼子已经灯火通明接待四面八方来客了。我又是缓缓骑过,很想说的一句话是“北京欢迎你!”俨然假装北京土著的心态。与之对照的是,广场上没人,只有两块超大超长的液晶屏幕不知在播着什么。老毛真是一点都不孤单,每天这么多人来看他,让人产生千秋万代永世不衰的错觉。

之前看到政协门口的小小广场上,傍晚时分总有很多人在踢毽,打羽毛球,席地而卧,乘凉下棋,秋鹏说那个大的哪天也能这样该多好。嗯。

10 June 2010

虫毫情壮翅

今晚和墨墨吃完呷哺,步行送她回家。一路听她谈新近读《红楼》、听刘心武讲《红楼》的感悟,感觉比较恍惚,像是还在五年前,但偶尔出现的过来人口吻,又让我回到现在。林黛玉的确闪光点之一是不顾一切的正面反对身边的肮脏丑陋虚伪媚俗,这种精神是值得原则上来提倡的,因为它本质上鼓励人们有自己的思考,并能自由发表自己的见解。从这个意义上说,林黛玉是自由主义的体现。然而对于现实的我来说,这种自由表达还不是现在最好的方式。我不愿意让自由表达仅仅成为满足自我宣泄需要的途径,而应该对自己的力量有更好的控制和疏导,比如说亲自去做事,去爱人,在尽到自己一份力之后再去发表我的见解,怕也不迟吧。

之前那些严肃的东西我都没记住,唯独路过她家旁边一个烤串店铺的时候,大笑起来。那家店就叫,(虫毫)情壮翅,大概又烤生蚝又烤鸡翅的,很有港片港店的风范儿。

02 June 2009

回乡偶书

今天和父母,杨倩,王凡一家,小蔡阿姨夫妻俩,还有小狗Jerry,一起去乡村小聚。王凡是我幼儿园同班同学,记得当时我和她算是很要好的小朋友,似乎午睡是抵足而眠的,又不确定是她,也许是艾燕或另一个更文静的小姑娘。他们家的贵宾犬Jerry,那么雪白一团,在白亮的乡间小路上显得很不相称。我们几个女士带着小狗四处转转,不小心溜达到一户养狗人家附近,两只大狗老远就冲我们吠起来,都是大个子寻常土狗的模样。我故作镇静,对王凡,杨倩还有我妈妈说,你们抱着小狗先走,我断后!她们不肯丢下我,于是四个人极其缓慢地转过身去,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动,因为听说遇狗不能逃跑,逃得越快,它追得越快。一只黑狗悄悄跟着我们,居然一直跟到我们的地盘门口,看我们在花丛中镇定自若地照相了,它才消失不见。对于看家狗来说,它的好奇心也未免太强了些,试想,假如我用调虎离山计,用两拨人马分别引开好奇心很强的它和它的搭档,然后大摇大摆去它们主人家里鱼肉乡里,它岂不是亏大了?我们的雪白狗在草丛里钻过之后,满脸都粘上了草种和蒲公英絮絮,爪子上还粘着一个苍耳。

薛埠茅山脚下某地。……

http://skitch.com/stzhang/b1nh2/in-the-countryside-with-a-sheep-like-dog